窗外倒吊着的女人

坐标ff14幻影群岛,腿精一只欢迎搅基。

【ff14】Near Light(4)

“哟,龙先生。怎么了,今天气力不如从前啊?”盖伊走近库耶列布,轻轻地拍了拍它上下起伏的脖颈。“在刚才的一番苦战中受了伤吧?”

在盖伊的手触碰到库耶列布的那一刻,震惊和愤怒一起涌上库耶列布的心头。居然有精灵不畏惧自己!这可是自库耶列布活着起第一次有和精灵的亲密接触,而这些可恶的精灵,竟然胆敢触碰自己的身躯!库耶列布发出震耳欲聋的龙吼,用龙语说道:“狂妄的精灵,竟然企图用你罪恶的双手触碰龙的身躯。快放开,否则我将让你体会生不如死之苦。”

雷伊布拉克被震的头有些发颤。“这是什么语言?是龙的语言吗?好像直接在脑海中响起。而且为什么我能听得懂?”

“放轻松点啊龙先生。”盖伊做出安抚的动作。“刚经历过一番苦战应该修身养息安静地呆着。而且现在那群士兵应该还在寻找着你的身影。如果你想暴露你的行踪的话声音可以再大一点的没关系。”

库耶列布沉默着。一双龙眼直视着眼前的盖伊和雷伊布拉克。它的左眼依旧有些发痛,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力量,之前作战所受的伤的痛感这时慢慢地涌现上来。确实,现在不该暴露自己的行踪,至少应该把伤养好了。虽然精灵可恶,可是这个人说的话也没有错。

只不过,库耶列布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虽然它残余的力量依旧可以轻松地干掉这两个精灵,不过它同时也需要有人帮助自己……

“人类啊。做个交易吧。”库耶列布低吟。

“交易?”盖伊仔细地琢磨这个词。

“我可放你二人一条生路,只需你二人助我恢复力量。”

盖伊摆了摆手:“不做不做。我觉得现在最稳妥的办法是赶紧告诉士兵们你的行踪。我可不想搅混水。我们急着赶路去龙堡内陆低地的萨雷安。”

库耶列布叹了一口气:“若想抵达那贤人之地,需翻越西部高地的群山峻岭,还需度过龙堡参天高地才可抵达。可是以你们二人之力,想要到达,恐怕还得再花些时日。如果你们俩能够帮助我,我倒是可以送你们二人飞过去。”

雷伊看了看四周,发现早不见了之前两只陆行鸟的影子。大概是受了惊吓,直接丢下他们两人自己飞回去了。

他向盖伊示意,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更何况,龙的速度可比陆行鸟快多了。

可是盖伊却摇了摇头。

“不要不要,伊修加德的典籍上说过了,龙族生性狡猾,我怕你到时候直接从高空把我俩扔下。到时候直接落的尸骨无存,多没意思。”

库耶列布气得向盖伊张大了嘴巴,露出尖利的牙低吼:“狡猾的精灵,从来都是你们出尔反尔,现在居然和我讨价还价,我们龙族向来说到做到,可你们精灵却反复无常!今天你别无选择,否则我现在就让你们尸骨无存。”在说完话的同时库耶列布喷出巨大龙息,盖伊和雷伊觉得自己快被这股热浪一般的龙息给吹到皮肉不剩。

盖伊拍拍胸脯:“好的没问题成交!”

雷伊:“要怎么做?”

 

“这里是哪里?”达伦泡在不知名的水流之中,只觉得身处在这股暖流之中的他,刚才作战的时候所受的伤正在渐渐恢复。“你又是谁?”

达伦眼前的黑魔法师收起了鱼竿。“这里是龙涎。可以钓鱼的地方,也是可以泡温泉的地方。”

“龙涎?”达伦不解。

“传说中龙族温热的吐息形成的温泉。”说着黑魔法师细长的双眼对着他不屑地瞥了一下。“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这温泉能助于恢复体力和伤口。这附近受伤的士兵不是经常都会来这里吗?”

自己竟然泡在可恶的龙族的温泉里?而且居然在依靠这个来恢复身上的伤口?简直是……

一想到这个,达伦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我要赶紧回到战场去!你认识路吗?”

“你是伊修加德来的骑兵吧?”黑魔法师不紧不慢地问道。“我早年从伊修加德逃出来,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几年了。关于龙族和精灵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你自己回去吧。”说着他便起身,提着今天钓鱼的收获打算回去。

“等一下!至少告诉我路!我今天,第一次来这里!”达伦紧紧跟着那个黑魔法师。“战场上还需要我,泽梅尔家的骑兵们需要领导。”

黑魔法师慢慢地停了下来。转过头,眼神里有些不屑和不可思议。“泽梅尔?领导?”接着他叹了一口气。“伊修加德也是没有人了吗?居然让第一次来到西部高地的小子指挥一场战争。落得个被打飞悬崖的结果也是自然吧。看你的样子,是不是传说中年轻时去过格里达尼亚修炼弓术的,泽梅尔家最小的儿子,达伦?”

达伦点了点头。“对,是我。你是……”

黑魔法师摇了摇头。“我的名字早就作为异端者在伊修加德的名簿上抹去了。你不知道也罢。”

“异……异端者?”达伦握住背上的弓。“你是说……你是异端者?”

“趁着还年轻应该多读读书少射射箭。达伦少爷。”黑魔法师毫不畏惧地看着这个充满了冲动杀气的小子,叹了口气。“怎么看我都是被冤枉的好不好啊。哦对了,冤枉我的应该是你哥哥格里诺。”

“哥哥……哥哥可是效忠伊修加德教皇的苍穹骑士团的一员!他绝不会!你到底是谁?”

“所以说了你该多读书啊。”黑魔法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要不然这里可不好使了。我呢……曾经是圣恩达利姆神学院的导师之一,雷斯特。”

雷斯特?那个传说中背叛了国家的黑魔法师……可是他理应早就被裁决了才对。

“你居然还活着!”达伦咬紧了牙关,愤怒地凝视着雷斯特。“你竟然还没有死!”他伸手去背后的箭筒拿箭,却发现自己的箭已经在刚才跌落的过程中,不知何时散落到别处去了。

雷斯特发出一声轻笑:“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接着他直接无视对他来说毫无杀伤力的达伦,准备径直回到自己的居所。

“站住!”达伦喊道,追了上去。

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大雪原之中。暴雪很快掩盖了两人的足迹。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盖伊撸起裤腿,站在龙涎之中。

“既然那条龙说了需要温泉医生鱼来恢复体力,那就多抓几条给它好了。”雷伊说道。回想着它那条庞大的身躯,一条肯定是不够的。

“……抓鱼吗?”他挠了挠头,用眼神捕捉着水底的生物,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水中。“抓到了!”盖伊捧起在手中挣扎着扑腾的鱼,开心地大叫:“赶紧赶紧!它好滑!”

“吧唧”一声,鱼儿很快脱离了盖伊的爪子。有些惶恐地回过头看了他两眼,确信以这家伙的智商根本抓不住自己之后,欢快地游走了。

真是笨蛋啊……雷伊无奈。“我来吧。”

对常年生活在利姆萨罗敏萨的他来说,这点小事根本就是手到擒来。只见他抽出腰间双剑,皱紧眉头观察着水底的动向,在一瞬间以看不清的动作将双剑刺入水中,哗哗两下,再将剑从水中抽出之时,每一把剑顶端都固定住一条温泉医生鱼,挣扎了两下,便没了力气。

“厉……厉害。”

“还好吧。”盖伊不冷不热地答道,将鱼丢给盖伊。“收好,继续。”

两人不知进行了多久,摸鱼兴头正逐渐旺盛,全然忘了周遭环境的变化。当盖伊从雷伊精湛的摸鱼技巧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却早已围满了一群脚雪人一族,不知是不是受了今天雪原上人龙战斗的惊扰,这些雪人的情绪处于狂暴的阶段。

“喂,有点不妙啊……”盖伊看着这些不速之客,慢慢地抽出匕首。


【ff14】Near Light(3)

忘了来这里更新了...

----------------------------------------------------------------------------

“拿起这把剑吧。保护你想要保护的人。你要记住,这世界上所有的真相未必都是真相。眼睛所看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

盖伊已经忘记了这句话是谁对自己说过的。名字已经忘记了。

那个家伙在两年前,被当做异端者,在库尔札斯中央高地的落魔崖被裁决了。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他曾经得罪了那个泽梅尔家性格刁钻古怪的格里诺,也可能是因为他在不经意间和某个混入城中的异端者接触过。或者可能他真的是异端者,只不过自己自从来不知道罢了。

他跟着那个家伙在云雾街混过几年,学了一些偷鸡摸狗的技巧,也学会了如何在使用魔法之外,利用短匕首在战斗中出奇制胜。

这样的结局,他也是有点意外。

他只是当初从萨雷安漂泊来到伊修加德的旅人,本来只是想着现在伊修加德居住一阵,去寻找原来萨雷安的同伴们。

直到那一刻开始,盖伊忽然改变了主意。

“这世界上所有的真相未必都是真相。眼睛所看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呵呵。精灵和龙族的战争……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

盖伊有点想要一探究竟。

毕竟他看着神学院里那一帮信口开河的老家伙老早就不爽了,不知道用真相狂抽他们的脸是什么感觉,应该很爽。

 

兴许是漫长的旅途奔波有些劳累,这一晚雷伊布拉克做了很长很长的梦,醒过来的时候,房门刚好被敲响。

“该走了。”盖伊的声音。

他睡眼惺忪地穿戴整齐,打开房门,走出忘忧骑士亭,盖伊早就签了两匹黑陆行鸟在门口等着他。

“这么早就上路?”

“越早越好。”盖伊催促道,“不过我说你选的日子可真不好,今天西部高地正被龙族大肆袭击。要是不怕死的话,就赶紧走吧。要是犹豫的话,再停留一天也不迟。”

“我早就说过了,我从不畏惧死亡。”

 

城中的气氛有些凝重,大家都在纷纷讨论今日西部高地的战事。

据说是凌晨时分的时候毒龙库耶列布袭击了西部高地的村落。现在双方正在激烈交战,而这场战事的指挥官正是年纪轻轻却颇有作为的泽梅尔家三少爷,达伦。

“出了这个门,再走一阵就是隼巢了,城中不准骑鸟,可是到了隼巢就可以骑鸟了。”盖伊对雷伊布拉克说道,顺手整理了一下鸟鞍。“可惜现在能搞到的飞行工具只有黑陆行鸟,西部高地严寒对于它来说非常不利,想要飞过那一片大雪原,可能还得费些时间和功夫。再加上战事激烈,恐怕更是难上加难。”

兴许是自己的实力受到了质疑,盖伊手下的黑陆行鸟不满地哼唧了几声,踱了两下鸟爪子。

“好了好了不是在质疑你。只是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我这是心疼你。”盖伊拍了拍陆行鸟的背。

陆行鸟这才满意地晃了晃脑袋。

“你平时还会和动物这样交流吗?”雷伊有些诧异,又有些不屑。

“人和动物都是一样的,人类会高兴失望生气,动物为什么不能?更何况受过训练的陆行鸟比一般人更有人性。”盖伊解释道。

两人走了不下半个钟头,总算是来到了隼巢。远远望去,远方一片白色的冰原之上偶尔有大片的火光闪现。

隼巢这个时候空无一人,想必早早的就进行了疏散工作。

“隔了这么远都能看见战况,还真是不妙啊。确定要往前走吗?”盖伊再一次确认。

“走。”雷伊一刻都等不了。

“真是一根筋~”盖伊吹了一声口哨。“那你别跟丢了哦。我会尽量选择远离战场的路线。西部高地暴雪肆虐,只要精神一不集中,马上就会什么都看不见。”

话音刚落,盖伊便一个翻身骑上了黑陆行鸟。“走吧,伊利。”

伊利长鸣一声,张开小小的翅膀,扑腾扑腾地飞向半空,摇摇晃晃地往远处飞去。

雷伊一脸黑线:“居然连陆行鸟的名字都想好了吗……”不过他马上也紧随其后,骑上陆行鸟,跟随着盖伊,消失在了隼巢的上空。

 

“达伦阁下,不行,你这样做太危险了!”身边的士兵对达伦的决定给予否定。

达伦抬头,看着在数个对龙弩炮的攻击下依旧无动于衷,愤怒地屠戮士兵的毒龙库耶列布,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弓箭。

毒龙在这场激战中也多少受了一些伤,飞行已经有些不稳,它有些摇摇晃晃地起身,张开嘴,喷出愤怒的火焰。

“我泽梅尔家骑兵团绝不会因为这样地敌人就此退缩。对龙弩炮继续攻击毒龙的左右翼,掩护我!”达伦发出这样的指令。

士兵们听了之后也都不敢怠慢,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役,但是泽梅尔骑兵团是一支永远不会退缩的军队。

“都给我听好了。在我们的身后,就是我们要守卫的家园——伊修加德。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朋友,都生活在这座城邦之中。保护我们的家园,绝不能让龙族踏进一步。所有人,全力进攻!”达伦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同时朝向毒龙冲刺而去。

“达伦阁下——”

达伦三两下跳上了距离毒龙不过二三十米远的高大岩石之上,拉开了弓弦,将箭朝向库耶列布射去。

在强力对龙弩炮的攻击下,弓箭的威力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达伦瞄准的,是库耶列布的龙眼——传说中龙的力量的源泉。

库耶列布也感受到了来自自己不远处的威胁。他瞪着金黄色的龙眼,发出愤怒的吐息。

“渺小的……人类。”它用低沉的嗓音吼着龙语,嘲讽着在他看来不自量力的人。它长长的呼啸了一声,无视炮台的攻击,飞至半空中,开始凝聚自己的力量,喷出毒焰,决定在瞬间解决掉这个在自己眼中看来不值一提的精灵。

可是达伦也是紧紧抓住了那一瞬间,射出去第一支箭,正中左眼!

库耶列布发出痛苦的嚎叫,它歪歪斜斜地在半空中横冲直撞,鲜红的龙血从半空洒向大地。

而与此同时,库耶列布喷出去的毒焰也涌向达伦,达伦闪避不急,被毒焰击中飞至数米远。泽梅尔家骑兵团眼睁睁看着指挥官摔下了悬崖。

“达伦阁下!”骑兵们纷纷乱了阵脚。

失去一只龙眼的库耶列布负伤仓皇而逃。

第一场战斗……算是胜利了吧。

泽梅尔家的骑兵们面面相觑。

只是……达伦阁下他。

“都给我去悬崖底下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昏沉中的达伦感觉自己置身于一片暖流之中。他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坐着一个正在钓鱼的黑魔法师。

自己是死了吗?还是产生了幻觉?

“我这是,在哪儿?”

“你醒啦。刚才你直接掉到水里,我的鱼都被你给吓跑了。”黑魔法师坐在龙涎的岸边,翘起了二郎腿,打量这个不速之客。

 

而另一处。

“喂喂,飞来横祸也不是这么来的啊。”盖伊看着被某个庞然大物击中直接摔到悬崖底下的交汇河的自己和雷伊布拉克,以及某个……庞然大物。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自己刚才眼疾手快立刻施了一个防护魔法,恐怕今天自己要葬身在这凌冽洞天之地了。

不过眼前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与他们一同掉下来的龙虽然奄奄一息,但却依旧尚残余着威胁着他们的力量。它那只还在流血的眼睛,正在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两个精灵。

“人类啊……”库耶列布低吟。

【ff14】Near Light(2)

“萨雷安?”盖伊怔住。“那个已经覆灭的国家?你想去?”

雷伊布拉克点了点头。

“你去那里,什么都没有,现在都是杂草和魔物,还有一群蠢得和猪一样的哥布林族,有什么好去的?”

“你管不着。”

盖伊哈哈大笑。“可是很可惜啊,我不知道怎么去萨雷安。”

雷伊布拉克打量着眼前的精灵。不修边幅的装束,有些微微凌乱的头发,怎么看都像是个骗子。要你何用。

不过好歹也算过了伊修加德这个关卡。就算是用走的,也得走到萨雷安去。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雷伊布拉克甩开了盖伊,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见自己已经甩开那块黏皮糖,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卸去了自己的易容术。

这种厚厚的东西糊在脸上的感觉可真不好受。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怎么又走到伊修加德城门口了?

 

现在是几月了?

到处都是一片白雪,一年四季都是雪,知道现在是几月,有那么重要么?

奥尔什方伫立在库尔札斯中央高地白云崖前哨的最高处,任凭肆意的寒风划过他的面颊。从这里可以朦朦胧胧地看见伊修加德建筑物的影子。虽然夜已深,风雪漫天,可是端庄神圣的城邦却依旧矗立在那里,就算被强大邪恶的龙族袭击,也依旧屹立不倒。

这么一想,手紧紧地握住了剑柄。

哪怕只是一小会儿,自己也想回去,回到伊修加德。这么想着,奥尔什方忽然有一种深深的歉疚感,背负着银剑的称号和父亲的期待,以及自己想要出人头地的那份决心,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懈怠。

国内异端者的骚乱依旧没有结束,巨龙首也时常被一些龙族眷属袭击。而巨龙首作为伊修加德的要塞,自己必须坚守。

愁容布满了他的面庞。

“你还是笑起来最棒了。呃虽然我没见过,不过那一定很棒。”

不知为何,脑海中竟然又响起了那个名为盖伊的盗贼的话语。

在神学院进修的他,知道什么是绝对的正义与罪恶。可是那个叫盖伊的,真的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十恶不赦的人么?

且不说他。

自己如此努力地成长,成为独当一面的骑士,被授予银剑的称号。

可是为什么别人看自己的目光,依旧会有一丝嫌隙呢?

“我知道人人都说你是私生子,你也想要努力出人头地。不过别总是一副沉默的样子。偶尔笑一笑。”

这么重复着当时盖伊说的话,奥尔什方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

 

雷伊布拉克在城里转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皱着眉头回去看,发现盖伊蹲在圣瓦勒鲁瓦扬广场碎了半截的石像上冲着他扬眉。

“你走的这个方向不对。先去隼巢,然后我们两得一人准备一匹黑陆行鸟。不会飞的话那可不行。”

“你不是不知道萨雷安怎么去吗?”

盖伊讪笑:“骗你的。诶你刚才是不是卸掉了你的伪装?原来你是用易容术变成的人族啊。这么说你学过传闻中的东方邪术易容术咯?啊话说原来你是长这个样子的黑影精灵啊。啧啧,好矮啊。”说着他从圣瓦勒鲁瓦扬雕像上跳了下来,比了下身高。“我原以为我已经够矮了。哇你的头发是黑色的真是稀有的黑影精灵啊。诶你居然在脸上纹了纹身诶……”

雷伊布拉克咬牙切齿,恨不能用自己的双剑将眼前的话唠流氓大卸八块。罢了……只怪自己一时大意,卸去了刚才的易容伪装之术。

“对了,之前你伪装的那个人,应该也是确实存在的吧?他去哪儿了。”

“死了。我把他尸体扔在了落魔崖。现在应该冻成冰块了吧。”

盖伊一脸失望:“真是狠心的人啊~”

雷伊布拉克回过头:“你也一样。应该说,所有的黑影精灵,都一样。”

永远都隔离这个世界,独自地过着穴居生活。

被森林之民视为叛徒的他们,永远受到他人的蔑视,过着流亡于世界的生活。

眼前这个叫盖伊的,应该也是一样罢。

雷伊布拉克有的时候觉得,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与自己毫无干系。一切的生命不过就两种状态,活着和死去。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精灵。

算了,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

他只是想去萨雷安。这是他目前的目的。

盖伊腾空翻了个身,落在雷伊身旁,无视掉雷伊一脸嫌弃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时候动身。我什么时候都行。”

“越快越好。”雷伊的回答十分简短。

“最快……最快那也得等明天陆行鸟房开了的时候。今晚你现在伊修加德住一晚吧。我让吉里布隆大叔给你开个房间。不过……你可得注意了。”

“什么?”雷伊不解。

“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伊修加德常年和龙族的战争。”这时盖伊开始转身往忘忧骑士亭的方向走去。雷伊跟在他的身后。“伊修加德之所以能在龙族巨大的力量和常年的袭击之下屹立不倒,都是因为早在几百年之前就设下的魔法结界。可是出了伊修加德的话……可就没有这层屏障的保护了。外面,可比城内危险几十倍,不,几百倍。”

“我从来没有畏惧过死亡。”雷伊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剑在月光下闪耀的寒光。这双剑,不知陪伴了自己多久,也不知沾染过多少鲜血。他用自己的双眼见证过无数次的死亡,他也直面过无数次的死亡,早就变得麻木。自己如果畏惧死亡的话,就不会活到现在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呢你要知道,那可是龙啊,扇一扇翅膀就能引起飓风的那种。我有幸见过一次龙哦~它好像是叫尼德霍格吧。看到刚才那个碎了半截的雕像吧?就是我刚才站的那个地方。那个雕像就是那个时候毁掉的。当年曾经夺走尼德霍格一只眼睛的龙骑士的雕像居然在几百年后又被尼德霍格给毁了,真是讽刺啊~啧啧。不过居然有伊修加德的某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称赞这个是功勋一般的负伤,我也是不太明白这些老家伙们的脑回路啊~”

龙?尼德霍格?雷伊布拉克的意识已经游离于盖伊所讲的内容之外了。

尼德霍格,他是没有见过。

不过,盖伊所说的龙会有他曾经见过的那一天的怪物恐怖吗?

那一晚,火光漫天,大地都在震颤。天空被一团巨大的黑雾笼罩,他抬头,什么都看不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只知道那一天的灾难,夺走了他的一切。


【ff14】Near Light(1)

一个位于FF14电信一区的服务器幻影群岛,因为新玩家骤减,所以面临着变成推荐服的危机。其中的精灵贝想到一条妙计——成为偶像,只要他们成为偶像,服务器的名气便会增加,而入驻的玩家人数亦会上升。就这样,拥有美腿的无数精灵们决定一起成为偶像,希望可以凭借偶像的名气增加玩家来拯救自己喜爱的服务器。

好吧,并不是这样……

其实就是精灵贝里很欢乐然后想写点文让大家搅♂基。

时间线大约是1.0结束之后不久,2.0开始五年之前。

----------------------------------------------------------------------------


库尔札斯中央高地的大审门,一群人有条不紊地排着队,接受士兵的盘查,等待进入伊修加德。

这个百年来一直闭关锁国的神秘国度,对于外来客的审查严格万分。

“你,过去,下一个!”卫兵不耐烦地喊道。

临近换班的时间,他可不想把剩余的时间浪费在无聊的盘查上,打算赶紧送走这一波。

带着鹿茸皮帽的人族男性慢慢地靠近,和其他带了一大堆行李的外来客不同,他只在身边佩了两把短匕首,格外的引人注目。

士兵拿出画像仔细地比对。金色头发,黝黑的皮肤,和画像上没有什么不同。

“雷伊……嗯,人族。没错。把你的通行证拿出来。”

人族男性将一纸通行证从口袋中抽了出来,递给卫兵。

“行了,没问题。下一个!”

雷伊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跟随着人群慢慢地消失在大审门之后。

 

不知道是不是盖伊的错觉,他觉得第七灵灾之后的伊修加德反而比之前更美丽。

常年被龙族袭击之下的城邦,因为战争的原因年久失修,除了伊修加德四大家族少数达官贵人的府邸,其他地方均是破败不堪的残砖废瓦。

挺好,他所熟悉的伊修加德,其实一直没有变过。

因为他一直生活在云雾街,伊修加德的贫民区。

眼前这副场景,不就和云雾街一样破败荒凉吗。

盖伊躺在圣瓦勒鲁瓦扬,小雪的天气,有点凉,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背心,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冷。

来来往往的行人早就对他见怪不怪了——云雾街出名的混混,总是时不时地偷盗富人的钱包之类的,甚至还偷过福尔唐家族的东西,不过之后被福尔唐家的私生子奥尔什方狠狠地教训了一通,也就学乖了。

盖伊微微地闭上眼,享受这一刻的惬意。白雪落在盖伊奶金色的长发上,慢慢地化成水珠。

其实,就这样看着,盖伊也只不过是个很正常的精灵族。

只不过伊修加德多是迁徙而来的森林之民一族,盖伊是黑影之民。

而关于盖伊究竟是怎么混进这个充斥着森林之民的精灵城邦这一点,或许除了盖伊自己,他人一无所知。

 

盖伊睡了一会醒过来,发现已经时近傍晚。

“好无聊啊。”他伸了个懒腰。“福尔唐家那小子去巨龙首了,我也没事儿干。”

如果是福尔唐那小子在,他倒是很想再去福尔唐家串个门,然后再被那个被人们称为私生子的骑士一剑劈出去。

他就喜欢看着他动怒、生气的样子,然后和他过个一两招,再轻巧地躲过他的横头一劈,然后匕首直抵他的喉咙。

盖伊回想着当年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一个骑士被一个盗贼逼到墙角,打的手无缚鸡之力。

“怎么样,少言寡语的骑士少爷?”盖伊歪着脑袋看着他。“我知道人人都说你是私生子,你也想要努力出人头地。不过别总是一副沉默的样子。偶尔笑一笑。”

看着奥尔什方凶神恶煞的表情,盖伊轻声笑了起来。“你还是笑起来最棒了。呃虽然我没见过,不过那一定很棒。”

之后他将手中的什么项链往天空抛去。

“这玩意儿还给你吧——我不知道那对你是什么意义。不过既然你这么珍视这个东西,那我也就不要了。”

因为富人不珍视自己的财富,自己才会肆无忌惮地去偷。

如果他这么重视这样东西,那么自己去偷盗,倒也毫无道理。

盖伊纵身一跃,消失在伊修加德的夜空之中。

 

盖伊微笑着结束自己的回忆,伸了个懒腰。

“好了,我看要不我去忘忧骑士亭喝几杯算了。”盖伊扬了扬手,大步流星地走进忘忧骑士亭。

这个地方是伊修加德的一个小型情报交汇所,一般都是些旅人冒险者来的地方。不过对于他来说,是获得富商行踪的最好办法——又有的偷了。

两杯香草葡萄酒下肚,盖伊顿时觉得身子暖和不少。再加上忘忧骑士亭朦胧的灯光,他今天居然觉得自己有些醉了。

“晚上好吉里布隆大叔。再来一杯。”盖伊看着眼前红发的森之精灵憨笑。

吉里布隆对这个黑影精灵真的是没话说。

对于伊修加德底层的民众来说,他算是英雄,保护着贫民不被伊修加德一些恶兵欺负。而对于伊修加德的那些达官贵人来说,那他可真算是过街老鼠。

好在忘忧骑士亭不分正邪,来者皆客。

吉里布隆想着又给他接满了一杯酒。“晚上好,盖伊。还有,我不是大叔,留胡子是为了好看,谢谢。”

“今天有没有什么值得分享的情报?”

“嗯……”吉里布隆思索了一阵,指了指自己西南方的一桌。“那边那个客人,今天可是生面孔呢,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吉里布隆话音一落,盖伊凝视着他所说的那个人,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而同时那个人也注意到盖伊的目光,一瞬间,两人四目相觑。

“不就是个普通的来客么,今天大审门又开了,估计是随着一拨人进来的。”盖伊没有理会,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那个人……根本不是他表面上看上去的人族。

他是黑影之民,所以很清楚刚才看见他一瞬间的感觉。

那个人,也是黑影之民。

至于他为什么会以人类的样子出现在忘忧骑士亭,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不论怎么样,轻易地改变自己的种族和样貌,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所以盖伊知道,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他喝下杯子中最后一点酒。

不过,越是不简单的事,他就越乐得去掺和。

 

“你已经跟了我三条街了吧。”雷伊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黑影精灵。“看你的样子也是个黑影精灵,究竟为什么要跟着我。”

“没什么啊。”盖伊抽出自己的匕首,有条不紊地说道:“就是有点好奇,你到底是干什么来到伊修加德的。”

“这个和你没有关系吧。”雷伊也慢慢地抽出自己的匕首。“如果要用战斗停止这种无聊的对话,我很乐意奉陪。”

盖伊赶忙收起了自己的武器。“别紧张嘛。我只是……好奇而已。”

“好奇心有时会害死一个人。”

“你从哪儿来?”

“我说了这和你没有关系。”

“真是无趣的人啊~”盖伊叹了一口气。“那告诉我你的名字总没大碍吧。你放心,我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精灵,除了云雾街的居民,其他的精灵都讨厌我。你的秘密,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二个人~”

雷伊愣了愣。“无可奉告。”

“喂~别这样啊。你也知道一年到头,伊修加德也就那么几个外来客人,来的也都是做生意的。难得来了你这么一个有趣的人,你倒是和我说一说你的故事啊~你从哪儿来啊?你做什么的啊?看你也带了匕首,该不会和我一样是个盗贼吧?”

夜空之下,盖伊的声音响彻天际。

雷伊有些愠怒地转过身:“我叫雷伊布拉克,是个海盗,从利姆萨罗敏萨而来,够了吧?可以闭嘴了吗?”

“哦。”对方忽然之间悉数奉告,盖伊倒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跟着走了几步,雷伊忽然停住了,回过头问盖伊。

“你知道,怎么去萨雷安吗?”

“萨雷安?”盖伊怔住。